当前位置:传奇英雄合击 > 英雄合击 > 文章内容
仿盛大传奇1.76如果梦里不忧伤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5-03-18 10:25:03
摘要: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又合上,再睁开,白色的天花板很刺眼。奇怪,守在身边的不是冯创,不是我的那对双胞胎宝贝,而是满眼通红的妈妈,以及穿着四中校服像个初中生…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又合上,再睁开,白色的天花板很刺眼。

奇怪,守在身边的不是冯创,不是我的那对双胞胎宝贝,而是满眼通红的妈妈,以及穿着四中校服像个初中生的弟弟。妈妈和弟弟把脸凑过来,欣喜地看着我。

我捂着欲裂的头坐起来,弟弟连忙端给我一杯水。

我奇怪电视里为何反复播放着的是雅典奥运会刘翔夺冠的片段,奇怪自己为何穿着若干年前的绿色T恤。我奇怪我叫弟弟把手机拿给我时,他递给我的是一部旧款的诺基亚而不是Iphone。

我伸出手习惯性地捋了捋头发,竟是满头短发。我的长发呢?我满腹疑惑地看着这个世界,发现手机时间赫然显示是2004年8月28日。

我懵了。

2004年。

再见到你

苏醒后的当晚,我一个人留在医院里,极度烦躁不安。天亮后,我没理会医生的留院观察几天的建议,坚持出了院,然后迫不及待地回了城南的大学。一觉醒来后,我发现世界有太多的不解,我不能容忍再多浪费一分一秒。我必须要去寻找答案。

我惴惴地站在宿舍门口,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室友都还有着年轻的脸庞,兴高采烈地和我打招呼,欢快地擦着床板和桌子,七嘴八舌地嚷嚷东西怎么只放了一个夏天就这么多灰尘

我看得很不安,小步后退着,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跑了出去。

我见了林启桓,在男生宿舍楼下的人群里。他很年轻,很瘦,不是我记忆中那个大腹便便的模样。他还活着!这多么多么重要。我走过去,不顾人来人往,使劲抱住他。他有点尴尬,也有点不知所措,憨憨地喊我的名字。

周围有男生在起哄,他不好意思地领着我走上了校道。他给我看钱包里的照片,说暑假和小蛮去了厦门玩,一脸甜仿盛大传奇1.76蜜。

我对着他笑,眼泪却大滴大滴滑下来,林启桓,我喜欢你。

这我知道了。放假前,在广播站那个晚上,你已经说过了可陆离,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小蛮了。我们只能做朋友。对不起。

我点点头,说没关系,以后你会明白的。

短暂的尴尬过后,林启桓继续发挥他的搞笑本色,跟我说起他们暑假的见闻。在我告白之前,在我们的关系变得微妙之前,我们是很合拍很默契的好朋友。

我看着他笑。我没有告诉他,这个暑假快结束时我遭遇了一场车祸,身体没怎么受伤,可是无缘无故昏迷了4天才醒来的事。

日光迷离。在湖边的校道上,林启桓绘声绘色地跟我描述他们旅途的趣事。阳光投射到我们身上,我感到一阵阵轻微的眩晕。如果在那场四天的昏迷里所见到的一切是真的,我该如何告诉你,你和这个小蛮是没有将来的?我该如何告诉你,未来的几年里你会遍寻我而不获?我该如何告诉你,十年后我们重遇爱得很痛苦?我该如何告诉你,我是带着30岁的记忆,回到了我们的20岁,再与你相遇?

历史

3个月后,就如历史发生过的一样,林启桓和小蛮分手了。他也如历史里一样,跟我说了同样一番话,小蛮她甩了我,你有机会了。

对,我这个备胎有机会了。

历史的分歧点就在这里出现。我的上一个2004年,听到这句话,仿如人生里遭受了最大的一个屈辱。我当时无比愤怒地摔门而去你当我是什么?我不是别人的替补!

这一个2004年,听到这句话时,我定了几秒,然后走上前给了他深深的一个拥抱。他终日借酒消愁,我陪伴左右。失恋的痛苦是巨大的,尤其是对于才20岁的林启桓来说。可若他知道十年后我们所遭受的痛苦,就会明白今日的伤痛是多么微不足道。我始终对他温柔地笑。若你不知道你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这样去对待这一个人,你便会不自觉地握紧这片刻的温柔。

后来,我和渐渐从失恋伤痛中走出来的林启桓顺理成章地在一中变传奇网站起了。我们一起手挽手去了这座城市所有好玩的地方,吃遍所有好吃的东西。我们坐着摩天轮,缓缓掠过城市的上空。在最高点,他转过身来吻我的唇。我说,林启桓,和你相互爱着的感觉多美好,如果这只是一场梦,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他的眼里布满了明亮的宠溺,温柔地看着我,不说话。

台风过境,我们毕业了。

我跟着林启桓回了S城。接着我进了一所知名的外资公司,林启桓如愿当上了警察。现实与我记忆中的历史有点差距,记忆的历史里,自从小蛮和林启桓分手他对我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后,我便愤怒地消失在他的生活里,埋藏深爱,没有后来,直到2014年。但,究竟哪个才是真的呢?

林启桓说,陆离,我觉得大三那个暑假之后,你似乎很不同,但究竟是哪里不同我又说不出。我翻翻白眼,笑,也许是那场车祸把我的脑子撞坏了吧。其实我知道,那是因为如今一切都是将来的自己所梦寐以求的。

第二年,我们结婚了。婚礼上,林启桓为我戴上了一枚闪闪的钻石戒指,然后俯身吻我。我闭上眼睛微笑,感到一阵眩晕。

婚后的生活幸福安稳,我和林启桓快乐地过着二人世界。我们抱在一起看电视,互相喂雪糕,一起做家务,假期一起到处去旅行。我对他耍赖,对他撒娇,对他颐指气使,对他温柔如水。我躺在林启桓的怀里,仔细端详着他渐渐长胖的脸。我从他的钱包里掏出那个浅黄色的三角形护身符看了看,又塞回原位。

第四年,我们遇上了一个人,他叫冯创。

那是一次友人聚会,冯创是林启桓朋友的朋友。第一次见他,我从心里无端生出许多不能言喻的感觉。我紧紧拽着林启桓的手,躲在他身后。林启桓摸摸我的头,喊我傻妞,然后对冯创抱歉地笑笑。

冯创长得儒雅斯文,戴着一副眼镜。他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

我们和冯创渐渐熟络。第五年,冯创结了婚,我和林启桓参加了他的婚礼。新娘子是个高高瘦瘦的女孩,穿着白色的婚纱,一脸深情地看冯创。看着这一幕,我终于如释重负地吐气。

林启桓,大三暑假那个使我昏睡4天的车祸,里面梦见的我们的2014年,原来真的只是一场梦。

林启桓问我,那场梦你梦见了什么?

我说,我梦见毕业开始我们便失去联系,梦见其实自己很想你,梦见十年后你突然出现,梦见你说我们失去联络时你找了我很多年。林启桓,我梦见我们的爱在十年后的相见时重现,可我已经嫁了人。

说到这里停住了,我没再说下去。

其实我还梦见了在2014年,我和你的最后一次见面,你送我回家途中,我们遇到了车祸。

幸好,那只是一场梦。

平安喜乐

我很多次对林启桓说,我想要个孩子。可林启桓抱着我说,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陆离,让我好好看清你的脸。

日历牌翻到2014年。林启桓说,陆离,不如我们去一趟漠河?

在冬季的漠河,我和林启桓牵着手去集市上买食物,去白桦林里散步和采野花。我和林启桓坐在漠河漫天绚丽的北极光下,看那些明亮而神秘的颜色绘出各种景致。我跟林启桓十指相扣,静静依偎,什么都不说。在这样明亮的夜晚与他通宵达旦地坐在阳台里,即使什么话都不说,也是一辈子里最甜蜜的回忆。

林启桓说,陆离,真想一辈子能和你这样过下去。

我说,可以呀,怎么不可以?我们可以生很多很多个孩子。

是一对双胞胎儿子。

我们会看着孩子长大,看他们上小学,上大学,谈恋爱。

老了,我们要再一次到漠河这里,再一次一起看北极光。

你们会走到金婚,钻石婚

我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笑眯眯地说,呀,是我们。

他用手摸着我的黑1.76微变发,吻我的额头,是你们。你跟冯创。

北极光绚丽多姿,我坐在阳台里,感到视线越来越模糊,漫山遍野的眩晕。

我艰难地说不,紧紧握着他的手不愿放开,眼泪不可抑止地掉下来。我抓着他的手,轻轻说可不可以不要走?这句话很轻很轻,很快苍白无力地消散在无垠的天色中。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更用力地握住了我手。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漫天绚丽的极光渐次消失,整个世界陷入漆黑的一片。

我感觉像在一片无天无地的漆黑中跌跌撞撞地行走,胸口像破了一个大洞那么疼痛。我想找回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可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我,它已经不在了。

我蹲在地上,看着无穷无尽的黑暗,捂着嘴哭了。

陆离,若我们当年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一生。现在我们已经一起走过一遍了,无憾了吧?看到冯创身旁的女子了吗?其实那个才是你,她才是你这辈子真正要过的一生。我们能够改变过程,却改变不了结局。珍惜当下,好好生活。愿你平安喜乐林启桓的声音渐渐淡去。

好好活下去

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冯创和我的双胞胎儿子站在床边,满脸关切与爱怜。周围不是漫天极光的漠河,而是市医院洁白宁静的820病房。

夜里,冯创握着我的左手,伏在床边入睡。我伸出右手摸索到遥控器,把声音调至静音,打开了电视。

新闻字幕显示,昨日下午1749分,宁海路发生一起车祸,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超车时发生侧翻,压倒了与货车相邻行驶的一辆私家车,导致车上两人一死一伤。死者是一名年约30岁的男性。交警与救护车赶到现场后,将头部受伤的女伤者迅速送往医院救治

我眼里有泪,闭上了眼睛。

在大货车倾轧下来的瞬间,林启桓不顾一切地扑到我身上,用他的身躯护住了我。

我不去追究哪一场才是梦,不去追究那是不是有些超自然力量或迷信色彩存在的一场梦。我不去追究,那些真真假假,明明昧昧。黯淡忧伤的人生,只能今日新开网通传奇用记忆来竖起一座支撑你走下去的丰碑。

3个月后,我站在林启桓的墓前,含着泪吻了吻他的墓碑。

我会好好活下去。今生,我会如你所愿,平安喜乐地活下去。

.